王朝易主!千亿电竞市场背后,站着这位资本大佬|电竞市场

  • 时间:
  • 浏览:141
  • 来源: 首页=金铭国际=平台注册

时代周报记者草莓

上海浦东足球场,落下了一场金色的雨。可惜,这次台上的主角不是中国队。

10月31日,在代表英雄联盟最高荣耀殿堂的S系列赛中,SN战队1:3不敌韩国队DWG,黑马苏宁战队没有延续自己的神奇,遗憾告负。这也是时隔六年之后,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再度上演“中韩大战”。

即便第二局比赛中,SN战队上单选手BIN的一波五杀操作,替队伍扳回一城,仍旧没能止住颓势。DWG没有再给SN机会,连下两城3比1终结了悬念。

在水晶爆炸的那一刹那,在DWG战队五人捧起奖杯的瞬间,似乎又宣告了一次关于“旧神”的归来,一次关于“新王”的诞生。有观众直言,今天的DWG似乎是不可战胜的,英雄联盟的时空仿佛回到了2013年。

王朝易主!千亿电竞市场背后,站着这位资本大佬

DWG战队捧起奖杯

这场比赛的单平台在线观看量一度来到了2.8亿,屏幕背后,是众多热爱着电竞这个行业的年轻人。“不管我们这一代人是如何看待电子竞技,都必须要承认,属于年轻人的电竞时代已经来临!”乒乓球女子奥运冠军邓亚萍在2020全球电竞运动领袖峰会上如是说。

3亿观看,中国电竞告别草莽时代

虽然SN战队折戟上海浦东足球场,但属于电竞的时代不会就此止步。

早在2003年,电子竞技就被国家体育总局批准为正式体育竞赛项目;2017年,国家体育总局等多部委发文,支持鼓励“各地举办丰富多样的电子竞技演绎活动”;2019年,中国传媒大学、蓝翔高级技工学校等院校都开设了电竞专业,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被人社部列为新职业……

自此,中国电竞彻底告别了草莽时代,迎来爆发期。

据统计,2018年国内热门电竞赛事超过500项,正在运营的电竞战队超5000个。2019年,电竞市场规模达到982.2亿元,电竞从业者超过44万人,预计到2020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095.6亿。

而从本次总决赛的上看,拿下独家版权的B站观赛人数一度达到了2.7亿。《2020全球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显示,疫情期间中国电竞用户新增2600万。预计2020年,中国电竞用户将突破4亿人,中国预计会贡献全球电竞产业收入的最大份额,成为全球最具商业价值的电子竞技市场。

电竞赛事商业化已经突破“次元壁”,从早期硬件外设赞助不断延伸,迈入大众领域,其商业化价值越来越受到主流市场的关注。

产业规模的增长在全球总决赛合作伙伴的数量和质量上也有所体现。从S7到S10赛事,赞助商从5家增长到了15家,涉及领域也远超S7,包括汽车、饮食、护肤、数码、金融、电商等,其中不乏光明莫斯利安、娃哈哈、奔驰、苏宁易购、浦发信用卡等大众品牌赞助商的加入。

中国电竞走过二十年,已然成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最具潜力的市场。但从资本角度看,行业一直处在烧钱阶段。

千亿电竞市场背后的资本力量

电子竞技一度被冠以“富人游戏”的称号。

早期的中国电竞并不成熟,俱乐部基本由富二代们投资组建,并未形成完整的体系化管理。

随着“国民老公”王思聪高调宣布进军电竞,建立IG战队后,无数年轻资本投身于这片蓝海之中。ImbaTV、英雄互娱等电竞产业公司的诞生、国内几大电子竞技俱乐部成立ACE联盟,进一步规范了整个电竞赛事。

而在英雄联盟富二代圈子里,素有“北思聪,南康阳”之说。本次闯进总决赛的黑马苏宁电竞俱乐部,其董事长正是苏宁创始人之子张康阳。

王朝易主!千亿电竞市场背后,站着这位资本大佬

苏宁少东家张康阳

除此之外,身为90后的他还是苏宁国际的总裁,早在2018年,就当选意大利国际米兰俱乐部的主席,27岁的他成为该球队历史上最年轻的主席。在本次总决赛前,他更是狂甩现金63W,送出100台iphone12。

起初的“富二代站台”虽然未形成体系,但是吸引了足够多的流量和关注。随着流量时代的到来,老牌资本家们也跃跃欲试。滔博、李宁等传统体育巨头纷纷开始入局投资,买下电竞俱乐部。但他们万万没想到,看似只需几台电脑的电竞行业竟然能如此烧钱。

2017年,LPL经过联盟化改革,取消升降级赛制度,联赛席位通过竞拍获得。据ES俱乐部投资人PDD称,LPL在2020年的名额费起标价就高达9000万。而这仅仅只是拿下了一张比赛的入场门票。

此外,组件一支战队所需要的选手、教练、运营人员所需的花费极高,明星选手动辄几百、上千万的签约费更是让人乍舌。据氪财经报道,打造一支LPL普通战队,在不算席位费的情况下,一年也要投入近1600万元。

2018中国最具赞助价值体育赛事TOP100榜单中,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位列第九,排名超越许多传统体育赛事。同年,赛事成绩最好的RNG俱乐部,拿下来11个品牌的赞助,共计6000万人民币,这是电竞俱乐部最大的收入来源之一。除此之外,还有队员直播分成、赛事奖金等。

可俱乐部要想获得正向的收入,仍与战队的成绩、运营有关。一位电竞从业者曾向媒体表示“国内近90%的俱乐部仍处于‘无成绩无名气无收入’的三无状态”。冠军只有一个,资本和流量也总是跟着头部走,即便首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电竞俱乐部Astralis Group,在2019年的净亏损也达到了500万美元。

如此吃力不讨好,为何还有一堆资本往里冲呢?

资本家们的头脑从来都是清醒的,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流量。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数据显示,中国电竞用户的年龄39.7%集中在19-22岁,以年轻人居多。此外,电竞用户中有29.2%的人收入可达最多8000元,17.6%的人收入最多可达15000元。

这些年轻人,组成了具有消费力、具有未来影响力的流量池。在电竞为名的加持下,更是直接带动经济效益的提升,也相当于对外打开了品牌知名度。

电竞城市抢夺年轻人

与资本大力注资相同,大部分城市也在深耕电竞产业,试图留下玩游戏的年轻人。

自2017年,上海高调宣布将打造“全球电竞之都”后,2019年,广州提出力争到2021年基本建成“全国电竞产业中心”。今年2月,北京也提出打造“2020电竞北京”系列活动。

以城市主客场为主体的电竞联赛逐渐崛起。西安代表队WE、成都代表队OMG、杭州代表队LGD,一座座赛场在地方落地生根,宛如美国NBA联赛般整顿有序。

截至8月26日,以工商登记为准,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大陆地区企业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电竞相关企业数量最多的城市为深圳,共有979家,其次是长沙和海口,均超过了500家。

而要说起今夜举办的S10,风头无疑仍属于上海。

在全球疫情背景下,上海依然摘下了S10这颗“皇冠上的明珠”。走在南京东路步行街上,能发现文化井盖全部替换成16支战队Logo,在灵石公园、杨浦大学路、上海大世界等地立起大屏幕,组织现场特色观赛,在东方明珠脚下,由中国国家级雕刻师塑造的巨型实体远古巨龙迎来全球首秀......

一线城市中,上海最好申请办赛。只要公司合法、费用齐全、安全手续完善,手续就非常简单。"常年跟踪中国电竞发展的BK短纪录片创始人BBKinG回忆,其他城市当时有安保顾虑,场地很难批下来。

据媒体报道,目前上海已积聚了全国8成以上的电竞企业和俱乐部,2020年上海电竞产业规模预计超220亿元。

拳头游戏CEO尼克洛·劳伦特更是盛赞道,“我发自内心地认为,世界上没有另一座城市能在现在这个时间像上海一样成功举办全球总决赛。这一年,上海已经成为‘全球电竞之都’。”

随着多个城市政策扶持、资本加注,中国电竞确实迎来了最好的时代。

2006年,“中国电竞第一人”、80后的李晓峰击败世界顶尖选手,挥舞国旗站上电竞奥运会WCG最高领奖台。那时的他,因爱玩游戏被家人误解反对,面对空气混浊阴暗的网吧、微薄的比赛奖金,很难想象未来。

2018年,一个90后小胖子简自豪带领中国队勇夺雅加达亚运会电竞项目金牌。这时的他,是被世界电竞圈公认为中国天才少年,

一切都在变化,用SKY李晓峰的话来说:“你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评论 0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注册